• 从按下发送键开始,紧紧盯着手机屏幕已经5分钟过去了,握着手机的右手手心已经沁出一层薄汗,把手机塞入左手,右手顺手抓了一张纸巾,吸干了手心的汗渍顺便擦了擦手机的背面和左手手心。紧贴着纸巾的手机突然一阵抖动,“蘑菇快看!有人要采(睬)你!”视线迅速回归屏幕,果然,“from Rika”的简讯已然唤醒屏幕,开始撩拨Kita的心。凝视了5秒钟后,按键展开…… 

    “哈~我也想你了。晚上我有空,你过来我家吧!我这有「百鬼夜行抄」,一起看!”一句“我想你了”拐回这么多字,Kita的脸上早已乐开了花,“好的,我吃完饭就过去!”急急按下回复键,放下手机,走向衣橱。

    “蘑菇快看!有人要采(睬)你!”

    “诶?!”还没来得及扣完扣子,便冲了回来,拿起手机,又是“from Rika”!

    “晚饭过来吃吧,今天我做海鲜炒饭,凑合一下喔!”

    “好,那我带蘑菇炒肉过去?” 

    “哈!我正怀念呢!那就这样,等你。” 

    放下手机,突然一阵莫名浮上心头,“什么时候,连简讯都可以让自己这么期待?明明是那么亲近的人不是么?!”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站起来走向冰箱,一边开始继续思考,“到底是什么困住了自己的心?竟变得如此患得患失,还有那时刻伴随着的不安情绪,几乎要让自己喘不过气来了!Rika,我真的好害怕……”

  •     “起床啦!懒蘑菇!!”

        “唔……给早安吻我才要起床……”

        CHU~好了啦,快起来起来!”转身走向厨房。

    Rika……”伸手想要去抓……

    “起床啦!早安吻只给乖蘑菇哟!”猛地睁开眼,闹钟里Rika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,也冲击着那个似醒未醒的人……

     

    “笑一个嘛!”

    “唔,笑不出来……” 

    伸手将对面苦逼脸的嘴角往上撑,“你怎么舍得连一个微笑都不送给我呢?”  

    “你更残忍不是么?”依旧面无表情却终于没能掩饰住一丝哽咽。

    “再见……”全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经快承受不住,那些话终究没能出口,狼狈逃离。

     

    “那个人,似乎并不怎么好相处呢。”收拾着细碎脑海里却忍不住浮现那日的情形,四目相对,却没有眼神、语言甚至任何情感的交流,就这样的初次见面,又怎么能算是一个好的开始呢?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着心中的种种不安,埋藏在心底的那重重离愁却狠狠地被甩了上来。“如果我可以不带感情地活着,或许勉强可以享受这又一次的新开始吧!”轻轻摇摇头,“至少,可以让我学到更多……”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“呼……”埋头继续收拾细碎。

  • 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回憶起和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只記得每次回憶後,手拂過臉龐那淚水凝結在皮膚上留下的乾澀觸感……

     

    奇怪!咖啡不是每次都讓自己感到困倦的嗎?一直認定了咖啡的清醒效果在自己身上是反作用的,這一次,卻在喝完咖啡後愣是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入眠。難道是因為感冒?還沒來得及追究原因,思緒便不由自主了,重重回憶又一次被狠狠地扯出來回放在眼前。

     

    “晚上我會早點回來,你先睡吧!”可怎麼可能沒有等到她就入眠呢?乖乖地窩在被窩裏,忘記自己是如何打發了那些時光,大概就是把她宿舍牆壁上她的照片都看穿了吧- -終於,門鎖被開啟的聲音,她回來了。似乎很疲憊呢?!出門前就叫喚身體不舒服了,本不該讓她再出門的吧!只是在她面前一向就只有應聲習慣的自己,自然也不會去阻止她要出門的決定。看到她輕輕摔在台桌上的藥,鬆了口氣,應該是有去看了醫生了!因為之前就已經洗過澡了,所以回來沒折騰多久她就進了被窩,看來真是累了!

     

    已經是第四天的相處了吧?其實因為很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時光,所以根本不想去計算時間的長短,但,明天就要回家了呀!想到這裡,不禁黯然……哈!還是睡覺吧……她都回來了呢!身子還是一如既往僵僵地撐在一邊,聽著她並不怎麼平穩的呼吸,好不容易陷入了迷糊狀態……啊!身子被狠狠地抱住了呢!她緊緊地抱住了自己,讓本已僵硬的身體此時堪比木頭!幸好還沒失去知覺,大腦停止當機狀態,開始作出反應……她的身體好冷,是病中需要溫度吧!慢慢地伸出雙手,在接觸到她的身體後終於鼓起勇氣抱住了她,就這樣,靜靜地把自己的熱量傳遞給她,她似乎抱得更緊了……後來是怎麼睡著的完全已經記不清了,一覺醒來已經是要離開的時間了,前一天她已經聯繫好了送自己回家的朋友,此時已經在樓下了。和迷糊中的她道了聲再見,輕輕扣上了門鎖……

  • 喜歡飛似乎已經忘記是哪一年的事了,而我也不想刻意去回憶喜歡飛多少年……

    反正多少年來,一直默默的,如同飛的個性,默默不張揚……

    這次回憶起飛先是因為貼吧裏一個貼子,寫了一句話,被人汙為“飛黑”,竟反而勾起我多年的情愫。很開心,還有這麼多人記得她……

    之後,空空相公說有一個朋友迷上飛了,後來便聊了幾句,並把各自所搜集的飛屈指可數的照片共享了下……

    前日,又在老電腦中,翻出飛的三張老照片,共享給朋友後,思念竟不由自主了。

    總感覺飛身上有總很清新的淡雅,讓人欲近難近

    哪怕天真如孩童,那種寧靜淡雅的氣質終使人動容

    這張的安靜便不用我來描繪了

    ……

    突然,又不知道要講些什麼,文字的感覺似乎又中斷了……

    記得看飛的第一個戲是《孟薑女》,她飾演萬喜良。

    於是,我心中深深烙下了這個幾乎讓我詞窮的萬郎。

    “才見她額上添皺紋,又見我自己霜染鬢……”

    那幾段唱,數年未重溫,卻清晰在腦海迴旋……

    無語凝噎……